当前位置:冷清欢>都市言情>反派之家,但咸鱼> 第十九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九章 (1 / 7)

“怎么是你,梦姑呢?”

陈映澄刚抬起脚,又站定转向了他。

“家中有客,梦姐姐抽不开身。”

“有客,是谁?”

“贵客。”

他说得一板一眼,贵客二字一出,陈映澄便认真思虑起来。

这些年来陈家访客中,能称得上“贵客”的实在不算多。

陈映澄:“是外公家里来人了?”

小雀摇了下脑袋,也没有告诉她是谁。

他都不认识,想必更是个贵人。

有客来访,陈映澄自然是要回家,便指挥着小雀将书本都搬上车。

“既然我家来人了,也就不劳烦冷公子。”她对吴轻妙道,

“这位....姑娘就托付与你了,冷成光,你既然说要借书给她,可别食言。

“自然。”

冷成光冷哼一声,眸光又暗了下去,目送陈映澄上了车,面容更加阴沉。

他周身那种冰冷的压迫感再次袭来,吴轻妙便不敢再让他送了,本想找个借口婉拒,冷家车夫却已经将两人买的书都搬上了车。"上车吧。"

冷成光催促着,语气毫无起伏,像赶着羊群入圈的牧羊人。

吴轻妙略带惶恐,拉着那姑娘一起踏上马车。

另一边,陈映澄和小雀一起坐在车前,向他问道

“究竟是哪位贵客,竟然连你也不认识?”

小雀沉默片刻,道:“是二少爷。”

“我二哥?!他算个什么贵客。

“梦姐姐让惠婶亲自下厨,便是贵客。”

陈映澄被气笑,“你倒是会抓关键词。”

小雀挥动马鞭,车速快起来,木轮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,盖过心虚的心跳

陈映澄问他,“你今早去见师父了?”

"嗯。"

"何事?"

“那豹....兴城作乱的妖怪,是只豹妖。”

陈映澄点头,“难怪速度极快。”

小雀道:“他为活命,上缴了许多赃物,其中有一种清河大陆早已绝迹多年的毒药。”

"何物?"

“紫蝎毒。”

小雀说完,正要给陈映澄解释,便听见她倒吸一口凉气,扭头望去,却见她脸色煞白,像是见到了极为惧怕之物,双目发直。“小姐?”他放慢车速,“小姐,怎么了?”

"....没事。”陈映澄回过神来,挤出笑容,

“紫蝎毒,然后呢?”

他眉峰微蹙,问道,“小姐不舒服?”

“没有。”陈映澄深吸一口气,闭上眼睛,语气有些无力,

“听起来像是很残忍的毒药。”

紫蝎毒。

书里她姐姐就是死在这种毒下。

紫蝎毒奇绝,毒发时侵入五脏六腑,令人痛苦不堪,可偏又不会致死,毒素使得人的心脏保持高度兴奋的状态,即使不吃不喝,也能维持七日之久。也就是说这东西一旦毒发,中毒之人便要忍受至少七日凌迟般的痛苦,最后活活疼死。

她姐掌管清歇处之后,在黑市中寻来这种毒药的配方,生产贩卖,使得这种药物在三城中流通泛滥,成为刑讯通供和折磨仇敌的一种名药,害人无数。江随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用她贩卖的毒药,亲手了结了她。

如今这种药物重现清河大陆,似乎昭示着书里的剧情将要来临。

陈映澄眼睫微颤,许久才睁开,发现小雀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眸中满是关切,被她突然睁眼的动作惊得眸光一颤。她笑了下,道:“这种毒是哪里来的?”

“还在查。”小雀移开目光,道,

“不说这个了。”

陈映澄:“既然是师父给你的任务,也是绝密。”

“我对小姐没有秘密。”他道。

他总是将这种表忠心的话信手拈来,陈映澄有时觉得他在开玩笑,可是这小子没半点幽默细胞,旁人说笑他都听不懂板着脸,更别说拿这种事情讨巧。陈映澄自然没有怀疑过他的忠心,毕竟二人第一次见面,他便冒着断手的危险救下了她。

“我自然知道。”陈映澄笑着,半是玩笑,半是真心。

马车拐进小巷,车速好像变快了些,陈映澄扭头望去,看到了冷家漆黑的后门。

他们院中那棵上百年的银杏树高出朱墙,一枝独秀。

“呀,我居然忘了问那姑娘的名字。”经过冷家,陈映澄才想起这事儿,“也不知道冷成光会不会借书给她。马车急停,陈映澄向前仰去,眼疾手快抓住车帘,才没有栽倒。

小雀低眉道歉,“地上有块砖裂了。”

“这条路真是难走。”陈映澄抱怨道。

“此路最近,却也难行。下次换一条。”小雀道。

陈映澄坐回车中,车厢里的书本散落了些许,她弯腰收拾,不一会儿,听见外面传来小雀的声音。"小姐。"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